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青妤记 章五 半个月亮

青妤记 章五 半个月亮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初冬的寒风甚是凛冽,九等弟子们得空都三三两两地关在房间里,吃着茶一起聊天,内容无非是昨日的选拔,和那个运气好到家的花子妤"真没想到,她竟能唱新曲儿,而且是咱么听都未曾没听过的。"说话的是入选的七个女弟子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名唤桃香,今年整好十二岁,生得一副娇娇小美人模样,唇边一点朱砂痣,平添了两分媚态,此时她正嗑着瓜子儿,和几个围拢在炕上的小姑娘说着话。
  "桃香姐,你别说,真没想来唐师傅竟买了她的帐,还说什么此等音律颇为清新。"一个稍苗条些的小姑娘不乐意地扁扁嘴:"不过唐师傅问她那山曲儿可是她自己作的,她却说是在乡下无意中听到的。偷听来唱的曲儿,有什么好得意。前些日子还听她做活儿的时候哼哼唧唧的唱呢,估计就是在偷偷练习。一点儿口风都不露,那小妮子真是个心机深成的。倒是桃香姐,你那一曲《玉堂春》,我们看到唐师傅眼睛都亮了呢,直道什么‘未曾想九等弟子中也会有如此嗓音的,妙之。’""就是就是,能得了唐师傅的夸奖,姐姐一定能被选上正旦的。"一旁几个小姑娘也随着附和了起来,神情很有些羡慕。
  "莲秀,唐师傅说行可不一定呢,要班主喜欢才是真。"桃香得意地冲先前吹捧自己拿女孩儿眨眨眼,却也掩饰不住唇角泛起的笑意。
  "唐师傅不是说那花子妤模样差些,嗓子倒是有些出人意表地清凉婉转么,她是花家远亲,应该还是有几分真功夫的吧。"一个蓝衣小姑娘插了话,表情憨厚淳朴,看不出心机。
  "茗月,你意思咱们桃香姐还不如那花子妤?"莲秀有些不乐意了。
  "就是,也不晓得唐师傅看上她哪点。"小姑娘们又叽叽喳喳地附和了起来。
  桃香见气氛有些不好,扬起声音道:"行了,大家都是过了初选的,和气些。虽然正好我们三人住在一起,和那个花子妤隔开了,但将来说不一定要一起上戏课,还是小心些。况且班主虽然没有明着照顾他们姐弟,但暗地里总归是姓花的,也别轻易得罪了她。"话虽如此,眼底却明显飘过一丝不满,心下暗道有机会一定让那花子妤把得的便宜全吐出来。
  ……
  止卿烹了茶,想起前日里花子妤捧起茶盏时的享受样儿,瞧着离练功还有一会儿,便取了外袍亲自去邀了让花家姐弟到屋里一叙。
  在九等弟子眼里,止卿这人其实是有些怪的。
  他生得貌比潘安,神似仙俊,一把嗓声更是犹如玉珠落盘,如此人物若得班主细心调教,将来定是花家班中的顶梁台柱。只可惜他的眼神里总是透出一股疏离感,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久而久之,九等弟子中连和他说话的人都少了起来,送了他一个"孤独小公子"的名号。
  止卿却也懒得与这些个小了自己一两岁的师兄弟们打交道,每日认真练功,偶尔得闲便匀些钱出来卖碎茶烹煮,自得其乐。但自从又一次无意中看到花子妤牵着哭鼻子的弟弟,半蹲下来,满脸温柔的帮他擦去眼泪时,心中的某一个柔软之处仿佛被触碰了,渐渐和花家姐弟熟稔了起来。
  花子妤自然不晓得为何止卿对她们姐弟俩有些不一样,只道他或许平日里还是觉得寂寞,希望有朋友陪伴吧,毕竟他再早熟也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得了邀请,花子妤暗想这止卿家中应该是富户出身,不得已才被买到这花家班来的吧。至少每月二十文钱的月饷是很难日日都吃到正真的茉莉香茶。虽然碎了些,可总比有股糊味儿的麦壳茶好了太多。所以一听是吃茶,想也没想便答应了。
  披上半旧的夹袄,将长发勾起一缕在后脑束了一下,余下的编成辫子搭在胸前,垂着两根浅碧色的带子,与油绿色的素袍倒是相映。虽然朴素无趣了些,好歹清爽精神干净利落。打扮好了自己,子妤又给弟弟换上绛色棉衫,紧紧地系住腰带怕他胸口灌风,又找来一顶小毡帽扣在他脑袋上,问了冷不冷,这才一同去了止卿的屋子。
  ……
  炕烧得很暖,门窗紧闭,当中一个炭火小炉上坐着一把铜壶,"咕嘟咕嘟"沸腾声不断响起。止卿拿了手巾垫着提起来,"呼呼"的开水滚着白气灌入个大茶壶里,顿时一股茉莉茶香腾出水面,把碳炉中的桔香味儿也立马掩盖了下去。
  "止卿哥,明儿个就要见班主了,你可知道班主的脾气?"相处久了,子纾也去了师兄的称呼。惹得子妤有些不乐意,心想自己这个正牌姐姐还在呢,这么快就找了个"哥".


  "听说班主很是严厉,却极为爱才,相信不会埋没我们的。"止卿一身雨过天青色的葛布衫子,因为炭火熏烤显得脸色红润了不少,此时对着子纾淡淡一笑,眼波流转,看的一旁捧茶不语的花子妤有些愣住了,暗叹这少年真是不得了,和唐虞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采,若扮起青衣来,应该是那种武媚入骨的绝代佳人吧。
  偶然抬眼间看到花子妤正毫无顾忌地盯着自己看,止卿将铜壶放回炭炉,坦然笑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子妤这才回神过来,自己虽然将对方看做小娃,可这是在古代,毕竟男女有别,埋下脸顿觉尴尬:"对不起,只是想起明日复选心中忐忑,一时间有些发呆。"淡淡地扬起唇角,止卿只当她真是在担心明日复选,遂出言安慰:"对了,你昨日唱的那两句小曲儿甚为清新,合着你的嗓音,别具一格,我记得当时唐师傅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应该会在班主面前极力推荐的。""家姐,你说那是老家那边的山曲,可为何我没听过呢?"子纾捧着茶盏,眨了眨被火光映得有些晶亮的眸子。
  "我也只听过一次罢了,记得当年古婆婆有个远亲来串门,她把我拥在怀中哄我睡觉,那种柔软的曲调让人很容易就放松了心境,安心睡去呢。偶尔记起,哼唱着便记下来了。"子妤随口将相好的说辞说了出来,却眼神黯淡了下去。
  前世的印象对于子妤来说已经朦胧不堪,恍若梦境。
  其实子妤并非天生哑女,只因五个月大的时候发烧把耳朵给烧坏了,丧失了听力才无法开口说话。生母过世后,外婆总是不死心,总在睡前一遍一遍地唱着那些个民歌小曲儿,想借此唤醒子妤的听力。久而久之,子妤三岁左右的时候倒真能再听清楚声音了,却仍旧无法开口。而那些外婆所唱的歌曲中,印象最深的便是那首在现代人人都会唱的西北民歌《半个月亮爬上来》。
  之前花子妤想了很久,觉着用现代的歌曲一定能够另辟蹊径,让这些古人惊艳,也好弥补一些外貌的不足。可惜前世因为是哑女,流行歌曲一首也不会唱,即便记着了旋律也几乎忘了歌词。思来想去,只有这些个民歌小调还记忆犹新。加上此曲歌词简单,琅琅上口,调子也悠扬明媚,和自己柔软的嗓音极为合称,这才拿来用用。没想来果真让唐虞另眼相看,至少过了初选。
  "其实你不用妄自菲薄,就凭如此清丽婉转的音色,稍加打磨,在低阶师姐妹中也绝对能突显出来的。"止卿饮着茶,淡淡地安慰了花子妤两句。
  "对了,师兄可知道明日的复选是怎样的情况?"子纾睁着晶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对于未来的不确定,还真有些忐忑。
  "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不过听八级师兄们提过,是由班主亲自看个人的资质。"止卿点点头,话音缓缓:"班主的眼力,在整个皇朝中都是极富盛名的。经他挑选的弟子,无一不是一等一的锦绣前途。""止卿大哥说的咱们戏班的四大名伶吧。"子纾收起了忐忑的心情,对这个话题可是兴致勃勃。
  "嗯,咱们花家班也正是凭借四大戏伶重振了声势,一举在十年后再次成为了京城一等一的戏班。"止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眼底却闪过一丝莫名的悲意,只是不容察觉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