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大学期间的荒唐事

大学期间的荒唐事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七月,对无数莘莘学子来说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但也带给了无数的学子无尽的失望和绝望。在我高中毕业那一年,我落榜了,相处了两年的高中女友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而我却名落孙山,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知道等待我的即将是什么。
  女友家是高官,她家一心希望能够给女儿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但女友却选择了我,我和女友的相处本来就没有得到她家里的支持,而我们却一直在用行动证实着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本约定一同考入北京某重点大学,从此后就脱离家庭的束缚,永远在一起。结果在高考时,我由于心理压力过大,没有能够正常发挥……
  我和女友都有对方的一切信息,在我们查询自己成绩的同时也查询了对方的成绩,她考得十分理想,成绩完全可以被我们当初向往的大学录取。没有达到最初的期望,也就意味着我和女友的关系自动解除,手中拿着自己的成绩单,眼泪却不自然的流了下来。成绩后一周多的时间里,我没有联系女友,我希望女友能够联系我,但我的希望却落空了。
  当学校的录取线发布后,女友确定了被我们所向往的大学录取后,我给女友打了个电话。通话的内容十分简单,只是互相问候了一下,然后询问了一下她出发的日期,从此后我和她便不再联系,而我也选择了回读。在回读的一年中,我放下了所有的负担,全心地投入到高考复习的冲刺中,在加上我原有的基础也不差,所以在次年的高考中,我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考入了一所综合性的大学。
  这所大学新建不久的新校区,无论教学条件还是住宿条件都十分的优越,我们的寝室四个人一寝,每个人都是下面是书桌上面是床,而且全部都有网线直接接到书桌桌面,所有的这些条件都要比我心目中的大学出色,我也就放下了心中所有的事情,全心投入到这焕然一新的生活中了。
  我们寝室中的四个人全部都是我们班级的,由于我回读过一年所以我是最大的;老二是一个电脑迷,整天整宿的打网游,有时还能找到一些好的色情网站;老三为人最圆滑、开朗,新入学不久便开始招蜂引蝶,弄的系里系外都知道有这么个情种;老四是体育生,一米八十多的身高将近九十公斤的体重,长的又高有壮,却总也得不到女孩子的青睐,经常和我们因为这事诉苦。
  我们四个由于家庭出身,脾气秉性都差不多,所以很快便打成一片,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弟。
  刚刚进入大一下学期的一个周六下午,老三出去和女孩子约会去了,老二在寝室打电脑,我和老四去打了一会篮球后,我洗个澡回到寝室去上网,老四则去体育馆训练了。
  我最近刚刚新聊上一个网友,聊的很投机,她好像也是一个大学生,所以我们两个上网的时间段基本差不多。
  回到寝室后上线,女孩果然在线上等我,看到我上来很开心,便热烈的聊了起来。这次聊的很深入,女孩子对音乐很感兴趣,幸亏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乐器,对古典音乐有过一些了解,便搜肠刮肚把自己知道的这些东西都折腾出来和她聊。这个女孩开始只是和我聊得比较投机便多聊几句,可是当我把我所有的音乐知识倒腾出来后,她对我的态度明显180°大转弯,我们便又重新的认识了一下。
  她叫玲玲,是一名音乐专业的大一学生,当我们彼此报出所在城市后,我发现我们居然和我在同一个城市,这个意外的消息让我们彼此都兴奋不已,我想都没想便约玲玲晚上出来见面,一起吃个饭,玲玲也很开心的接受了,我们彼此交换了手机号码后便下线了。
  我赶紧开始收拾自己,老二则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当得知我的这个消息后,老二也和我一起开心,并帮助我选择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去等等,我在寝室实在等不下去了,便早早的去到我们约会的地点等待,并且我也做好了她迟到的准备,女孩子吗,迟到总是有理由的。
  刚刚到我俩约会的时间,便看到一个梳着短发,穿着入时的女孩子向我们约定的地方走过来,走到快到我身边的时候,女孩子掏出手机开始拨号,听到我的手机响了,她微笑着冲着我打招呼道:「你好,你是小波吧?」「你是玲玲?」我强抑制着心里的狂喜问着对面的这个女孩。
  「是我,你好。我迟到了吗?」玲玲一边和我打着招呼,一边随便的聊着。


  「呵呵,是我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早到了……」我有点难为情,就简单的和玲玲解释着。
  我俩一边走一边聊,越聊越投机,便找了一个火锅店一起吃晚饭。
  让我兴奋的是玲玲居然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她是音乐系的,主修钢琴,今年也是大一的新生。
  我们刚刚见面仿佛就有说不完的话,彼此抢着说,一起笑,丝毫没有初次见面时的陌生,而是如两个久违的老友,彼此的交流着。
  在交谈的过程中,我仔细的端详着玲玲,她165左右的身高,白皙细腻的皮肤,很精神的短发使她显得很特别,相貌虽然算不上十分出众,但却十分有气质。就在我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否会有人追求的时候,我们聊到了这个话题,原来她和我的际遇相似,也是在高考后和男朋友的志向不同,所以在高考后就分手了,听到她的情况后使我心中暗喜了很久。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当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九点了,我赶快叫服务员结帐,免得回去迟了寝室关门。玲玲坚持要和我AA制,但在我的坚持下还是由我买单,不过玲玲负责我们回校的打车费。好在玲玲和我是一个学校的,我省去了送她的烦恼,到校后我送她回到寝室后,我便自己回寝室了。
  回到寝室后,发现大家都没有睡,似乎在等待着我的消息,看来是老二把消息告诉大家的。我和大家分享着我的心得,讲述着我们见面的过程,还没等我讲完老三就在一旁说:「大哥,你这个事成了!」「女孩长的什么样?」老四在一旁问我。
  「我帮你设计的形象如何?」老二也在一边追问着。
  我微笑着,并不想一一回答他们每个人的问题,而是对他们说:「你们每个人都这么好奇吗?那明天我就叫着玲玲,请大家一起吃饭!」第二天早上睡醒后我便开始后悔,昨天实在太兴奋了,做事情有些冲动,玲玲和我并没有明确关系,我怎么能带着她见这个那个的,万一要是被她拒绝我该多尴尬。可是昨天又和大家把牛吹出去了,不请大家一起吃顿饭看来是躲不过去了,我在床上给玲玲发了个短信,大致意思是问问她昨天是否吃的还好,今天有什么安排之类的,等了半天都没有收到玲玲的回复。
  她是没有收到?手机没开机?还是……
  我心里乱想着,从床上起来了,下去打了一暖瓶热水准备回来泡面。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是玲玲的号码,我赶紧接了起来,听见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美丽的声音:「喂,小波,我是玲玲,我刚才去洗衣服了,没带手机,不好意思。」听到玲玲的一番解释,我感觉周围的世界仿佛都变的十分美,所有的色彩都格外的鲜艳,心中的感觉就像春天般甜甜的、暖暖的感觉,我支支吾吾的说晚上想约她一起出来,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当我说到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参加时,玲玲的表现却出乎我的意料,只听到她说:「好呀,人多热闹,那就这样,咱们下午见。」
  我挂断电话后当时几乎是跑着回到了寝室,在寝室门口我平息了一下心情,等呼吸平稳了后才进的门,在我泡面的过程中老三醒了,问我:「大哥,你昨天的话有点大了吧,要不今晚就咱哥几个在寝室聚聚得了。」我心里知道老三是为我好,但嘴上却说到:「你说什么呢,我和玲玲都约好了,你们几个臭小子还不快起来,我和她约的下午两点。」不知道是我的声音大还是什么原因,老二和老四居然也都听到了,一翻身从床上伸头问我:「真的假的,大哥?」我用了一个很自信的目光和一个OK的手势作为了回答。
  下午两点多,正是最热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见面,也许是昨天没聊够今天想早点开始吧,我们选择了一个朝鲜族饭店,因为那里有可以用来解暑的冷面。
  当我们几个走到玲玲寝室楼前是,看到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正是玲玲,她的双臂和双腿在阳光下白的刺眼,她的穿着十分得体,以至于还没走到跟前老三就一直在对我讲:「不错呀大哥,真的不错!」我们很快便到了那家饭店,大家都坐下后,我相互做了简单的介绍,玲玲表现的十分大方,和每个人都一一握手。
  由于天气的原因,老四提议来点冰啤酒,我们几个自然没什么意见,于是我把目光转向了玲玲,想问问她来点什么,玲玲看了看大家说道:「既然大家都这么有兴致,我也不能煞风景,我和大家一样。不过我不能喝太冰的啤酒,我要常温的吧!」玲玲的话音刚落,便引起兄弟们的喝彩声,老四像是生怕玲玲反悔,马上起身拿杯子、啤酒并给玲玲倒上。


  席间大家谈的很尽兴,但我却迟疑了,我在怀疑玲玲是不是和每个人都能有这么多的共同语言,能够聊的这么投机,我的感觉只是我一厢情愿。我的不在状态似乎被玲玲看了出来,她有意的和我多说话,并且和我喝了两杯啤酒,但老三面对女孩子的经验无疑使他出尽了风头,玲玲被他逗的笑个不停,我实在不想看到这一幕,便借口上厕所出去走了走,才又回到包间内。
  这时老三和老四还在和玲玲继续的调侃着,老二看到我板着脸做到座位上,似乎看出了点门道,非拉着老三出去上厕所,老四不想给我俩当电灯泡便也跟着去了。
  这时包房内就剩我和玲玲两个人,我和玲玲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屋内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我这时干掉了一杯啤酒,鼓足了勇气对玲玲说:「玲玲,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玲玲似乎还没有心里准备,她先是怔了一下,然后突然板起面孔很严肃的对我说:「你是认真的吗?」
  「我是真心的玲玲,见到你后我实在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会好好待你的玲玲……」我语无伦次的说着,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在说些什么。
  玲玲还是直视着我的眼睛没有说话,这时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心想:完了,这次彻底地栽了。可就在我对一切都准备放弃的时候,玲玲突然噗哧一下笑了起来,我正在对玲玲态度的转变感到疑惑的同时,老二他们三个一推门,一边喝彩一边进入包间内。进来后大家都对我说:「大哥,没看出来,真勇敢呀!」原来老三他们几个在我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把我的心意和昨晚回去的情形添油加醋的向玲玲描述了,希望玲玲能够接受我。玲玲的态度也很明确,就是要我自己亲自向她表白,这才有他们几个一起去卫生间的情形。
  玲玲成为了我的女友,我的心里既开心又温暖,拿起酒杯和每个兄弟干了一杯,大家和我喝完自然不会放过这时的玲玲了,大家就在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之间度过了一下午的时间。
  我们从小饭店出来已经下午5点多了,大家都喝的很尽兴,都醉了。我搂着玲玲的腰走在前面,他们三个在后面似乎在议论着什么,离的太远我没有听清。
  老二自己走了过来,和我说:「大哥,我们几个去网吧上网,你和玲玲回咱们寝室休息一下,聊聊天,我们可能要熄灯前才回来。」原来这几个小子在给我创造机会,我并没直接回答,而是看了一下玲玲,玲玲的脸就像熟透的红苹果,深深的低下了不敢看我,我明白她这是默许了。我握着老二单薄的肩膀用力的捏了一下,老二也拍拍我的手,我们并没有说什么,但却都明白对方的意思,我是想说:多谢了!哥们,别回来太早。老二的意思似乎是:好好利用时间。
  男生的寝室管理并不像女寝那么严格,男男女女都可以随便进入,我和玲玲坐在寝室还不知道怎么开始,过了很久还是我先开的口:「玲玲,你不累么,要不我们躺一会吧……」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找出这么蹩脚一个借口。玲玲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便爬上了我书桌上面的床。我在她后面,一眼便看到了她裙子里面穿着的浅黄色内裤,使我本来就冲动的心情更加提到了极点。
  我随后也爬上了床,我搂着玲玲轻轻的亲吻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怕玲玲会拒绝,但感到玲玲在回应着我,我的手便开始在玲玲的全身游走。当我想脱去玲玲的裙子的时候,玲玲的手按住了我,对我说:「在寝室……不方便……我们改天找地方吧。」
  这时的我就像开足了马力的汽车,怎么能一下停下来,我没有理会玲玲的阻挡,而是继续的抚摸着她如玉一样光滑的胸部,嘴里对她说:「我都锁好门了,他们没有两个小时不会回来。」
  玲玲见阻止我并没有什么效果,便停下了手中动作而是转为享受着我对她的爱抚,口中也渐渐的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玲玲的呻吟声仿佛对我是种鼓励,我掀起了玲玲的连衣裙,慢慢地脱去了她的内裤,玲玲害羞的用手挡住了眼睛并夹紧了双腿。
  我用手轻轻的分开了玲玲的双腿,看到了她阴毛稀疏的下体,淡淡的一点阴毛在阴唇上方,而两片浅粉色的大阴唇上没有一根的阴毛。我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声:真美,并情不自禁的亲了上去。
  我的动作让玲玲浑身一震,她下意识的用一只手想要推开我,但这只手却显得格外柔弱。我没有理会玲玲的动作,而是用手分开了她的大阴唇,里面的颜色也很娇嫩,阴道由于受到了刺激而不断的收缩着,挤出了一股又一股透明液体。


  我看到了玲玲的阴蒂,很娇小的一粒但现在却由于充血而显得很红,我一口吻了上去,利用我以前看A片学到的动作一下一下的亲吻、舔弄着。
  玲玲似乎被我的动作完全击溃了,身体向上拱起,并发出了大声呻吟,我看到我的玲玲的反应便加大了我的亲吻力度,并用手指在阴道口来回的抚弄着。
  我的动作刚刚做了几分钟,就感觉到玲玲全身剧烈的痉挛了几下并且死死地用手制止了我的动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对我说:「你想折磨死我吗……快进来吧……」
  我这才连忙脱去了我的内裤,挺起已经硬的不能再硬的鸡巴对准了玲玲的阴道口,我很着急的插了几下却没插进去,玲玲看着我焦急且笨拙的动作,不禁在那里嘻嘻的笑了起来。
  「快帮个忙,帮我对准……」
  玲玲却在那里哧哧的笑着,对我说:「刚才把我折磨的够呛,现在也让你尝尝这个滋味……啊……轻点……」
  玲玲的话音还没落我就找到了入口,并且长驱直入进去,玲玲也被我的突然袭击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并用手抵住我的身体,使我的动作放缓。
  我还在沉浸在进入对方身体的快感当中,但头脑却闪过了一个念头:怎么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我之前和我的前女友第一次做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她的处女膜的存在,而且第一次进入也相当的吃力,这次怎么这么顺利,但我的这个想法马上就被下身传来的快感冲散。
  一下、两下、三下……我的鸡巴在玲玲的身体里放肆的抽弄着,在给我带来快感的同时也使得玲玲的状态近似于疯狂。
  「你好棒……小波……啊……好棒……唔……」玲玲轻声的呻吟着,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我则用疯狂的抽插和吻来回应着玲玲对我的评价。在运动了五、六分钟后,我感觉下体传来一阵轻微的酸痒,我感觉应该是快要射了,我轻声的对玲玲说:「我要射了,怎么办?」
  「射进来吧……我现在是安全期……」玲玲回应着我,在一阵更加猛烈的抽插后,我把我的积蓄全部射到了玲玲的体内。
  我们一起在床上躺了一会后,玲玲表示要回寝,我便陪她一起往回走。我们手拉手走在校园内的路上,玲玲突然对我说:「小波,我不是处女……我觉得我不该对你隐瞒……」玲玲说话的声音很小,以至于到最后我都快要听不清了。
  玲玲的话印证了我的疑问,她的话也使我的心头泛起了一丝的酸楚,但随即我又在想:「处女很重要吗?我高中时的女友是处女,那又怎么样了,她能和我一起走到最后吗……」正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我感觉握着我的手突然松开了,原来玲玲看到我没有回应,以为我是生气了,便松开了我的手。
  「小波,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很在意这个……」我不等玲玲说完便用手挡住了她的嘴,「我不介意的!」我用了一个很坚定的语气在向玲玲传达着我内心的想法。
  「可是刚才……」玲玲似乎认为我刚刚的思考是生气的表现。
  我不等她说完就打断她道:「你不要再说了,第一我喜欢的是你,而不是你那一层膜;第二你过去怎么样我不管,只要你能够真心和我在一起;第三我喜欢你,无论你做什么,甚至你喜不喜欢我都不能够阻止我喜欢你……」我双手握着玲玲的肩膀,用一个很真诚而且坚定的目光看着玲玲,给她传达了一个肯定的信息。
  玲玲和我对望了一阵,眼泪流了出来,扑到了我的怀里呜咽着……等她的情绪平复下来后,我们牵着手慢慢走到了女寝楼下,坐在了一个花坛上,玲玲也给我讲述了她的故事。
  玲玲从小就对音乐很感兴趣,并且从小学习钢琴一直未间断,而他在高中时的男友家中却不希望自己儿子找一个学音乐的女朋友,他们家里对学习音乐的人有一些偏见。玲玲很希望能够将自己的特长延续下去,并且这种特长在报考音乐类专业时是会有加分的,无奈她只能够在男友和理想中选择一个。
  在高考结束后,玲玲的男友和她联系越来越少,这对玲玲是一种心灵上的摧残,玲玲最终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回男友的心,结果她失败了,在她男友得到她的身体后离开了她……
  说道最后玲玲已经泣不成声了,我紧紧的搂着她,我并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我确实已经陷入了爱的泥潭中,我在不断的安慰着她。
  学习音乐的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感性,从下午和我们一起吃饭时的那种喜悦的状态,到现在这种悲伤的状态中间只间隔几个小时,玲玲的状态却在两个极端。最后在我的劝慰和誓言下,我们又陷入对以后生活的美好憧憬,玲玲这才转忧为喜,拉着我的手对我说:「这次我绝不会放手,你休想从我的手心逃走。」我们在约定了以后每天中午一起吃饭后,我回到了寝室。


  我回到寝室后,哥几个都已经回来了,我刚刚进屋老四就拉着我的手问我:
  「怎么样,大哥,搞定没有……」我笑着看着他们,做了一个OK的手势,换来了大家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他们围着我问东问西,我也没有避讳,一一讲给他们听,后来他们还问道玲玲的身材、皮肤甚至连一些隐私的东西我也都一一的说给他们听了,因为我认为兄弟之间没有什么可避讳的。
  和玲玲在一起后,就总感觉时间过的飞快,一晃已经快一个月了,最近由于总花钱,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加上以前的一些积蓄已经全部花光了,玲玲也把她的全部生活费给我也都花光了,没办法我们只能吃食堂,没事就在寝室偷情。我的这几个兄弟开始很配合我们,我们只要在寝室他们就出去,后来玲玲总来他们也不能天天出去,有时就大家一起在寝室。
  转眼又是一个周五,玲玲今晚又到我们寝来,我们晚上在寝室聚餐,放学后大家见了面就准备去买吃的,老二却着急回寝室搞他最近新迷上的游戏,我就让玲玲先和老二回寝室,我们三个去买点酒菜。
  九月下旬的天气还是十分的燥热,我们几个上了一天的课都很焦躁,大家想都没想就买了很多冰镇啤酒准备回寝痛快一下。到寝室楼后,老四把啤酒从窗户递进去后我们才从正门走回去,学校虽然对寝室楼管理不严格,但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买酒回去。
  回寝后,大家都把外套脱掉了,穿着短裤,由于最近经常来这,玲玲似乎对他们的行为已经习惯了,而且我最近发现玲玲不仅习惯了他们的举动,对自己的行为有时也不太注意,穿着短裙就在我的床上爬上爬下,呆在下铺的哥们都能看清里面诱人的春光。
  玲玲看到我们回来后,也过来帮着搬桌子摆上那几样熟食就和我们围着桌子开始吃。在这种闷热的天气下,冰镇啤酒和凉菜成了我们的最爱,玲玲和和我们一同的喝着,不知不觉十几瓶啤酒就都喝光了,我们一开始喝的有点急,大家都有点晕,除了老二没怎么喝还继续上网外,我们几个都选择上床休息一下,玲玲自然和我一起休息。
  玲玲先往上爬,我在下面等她上去后我再上,就在她爬上去迈开腿上床的时候,我看到了她里面淡黄色的内裤,除了阴唇部分以外,其它面料居然都是蕾丝的,看的我老二好硬。
  再往周围一看,其他人还在打扫战场,居然还都没有上去,大家刚才仿佛也都看到了玲玲的那一幕,老二和老四还傻傻的出神,只有老三这个老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我随着玲玲后面爬到了上铺,昏昏沉沉的搂着玲玲,睡着了。
  过了很久迷迷糊糊的醒了,一看表已经十点多了,女寝应该已经锁门,老二依旧在打电脑,老三在上网泡mm,我看了一下在旁边沉睡的玲玲下床去倒了杯水,我问老三:「怎么不叫我们呀,女寝关门了,玲玲也回不去了。」「看你们睡的挺熟就没叫你们,没注意都这个点了……」老三答道。
  「看来也只能在这对付一宿了……」我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爬上了床推了玲玲两下,叫她道:「玲玲,醒醒……」
  推了好几下玲玲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咕哝着:「让我再睡一会,一会在回去……」
  「不用回去了,时间已经过了……要不你今晚就和我挤挤睡这……」我尝试着问道。
  我的话一下子让玲玲清醒了,她看了看我的表,皱了皱眉说道:「哎呀,我怎么睡的这么死……那今晚在这方便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老三他们,老三笑嘻嘻的说:「就怕你不方便,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天天来,哈哈哈……」
  玲玲害羞的低下了头,我心想:这老三不愧是情场老手,对女孩子还真是有一套。我下去帮玲玲打了一盆水,玲玲简单的洗了脸和脚,玲玲洗脚的时候,我发现老二的眼光直直的盯着玲玲那双三十五号的小脚,我平时也觉得玲玲的小脚长的很好看,但没有像老二那样,老二好像有些恋足癖一样,经常喜欢看别的女人的小腿和脚。
  帮玲玲把水倒掉后我也简单的洗漱后便上床了,没过多久便熄灯了,大家也就都陆陆续续的上床休息了。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感觉玲玲在推我,便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想上厕所……」玲玲轻声的说道。确实从晚上来我们寝室后,由于不方便,玲玲还没有去过厕所呢,我微微起身道:「我陪你去吧……」「不用了,厕所就在对面,再说夜里也没人,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到里面来睡吧……」


  我实在是困,听玲玲说不用我陪,我也没有再坚持就翻身到里面接着睡,玲玲自己去了。过了许久玲玲还没有回来,我有些担心,这毕竟是男寝,她不会被寝室的大妈发现了吧?就在我担心的时候,听到门轻微的响了一下,玲玲又回来了,夜里的寝室有月光照进来,所以我并不担心玲玲看不清上床的梯子,也就没有起身,继续躺在那里。
  玲玲顺着书桌旁边的梯子往床上爬,爬了一半便停下了,停在那里好久,就在我纳闷的的时候她又继续上来了,然后躺在我身边很快的睡着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弄的我反倒睡不着了,我坐起身,看了看身边的玲玲已经睡熟了,正准备躺下,却发现了刚才玲玲上梯子时停在那里许久的原因……老四和我对床,我俩脚对脚的睡,和我床隔着一条过道是老三的床,他和老二脚对脚的睡,我看见我对床的老四就在肚子上搭了一个被子角,下身短裤的缝隙中露出了一个大大的龟头。老四的鸡巴确实很大,很多次我和他一起洗澡的时候我都注意到了,刚才玲玲在那里停了半天原来是看到老四从短裤边缘漏出来的大鸡鸡了,在那里看了半天。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里涌起一种怪怪的感觉,既感到很兴奋又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转身面朝着玲玲躺了下来。躺下后总是久久不能入睡,眼前似乎总浮现着玲玲上床时露出的内裤、老二看玲玲的眼神、老四的鸡巴……手却不自觉的摸向了玲玲的裙子里的大腿,屁股和小穴。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外面很亮,不知道几点了,起身看了一下玲玲依旧在我身边熟睡着,一条腿曲着,裙子的下摆有些已经翻上来,里面的内裤完全的漏了出来。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恶作剧的想法,我把玲玲的裙子完全掀到肚皮上,然后把她的内裤向下轻轻的拉了拉,又轻轻的向旁边拉了几下,这样玲玲粉红色的大阴唇就漏出来了一部分,弄完后我起身去上厕所,在出门的时候故意把门关的响一点,我想在门旁的老二和老四也许会听到。
  就在我上厕所的时候,老四迷迷糊糊的也来到了厕所,和我打个招呼后就开始在那里小便,我想应该是被我关门声震醒的,但不知道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玲玲下面的状况,想到这里不禁又有些后悔刚才有点过火了。
  这时我的肚子突然不是很爽,有点想要拉屎的感觉,我问老四:「你带纸没有?」
  「没有呀。」老四看我一眼答道。
  「快,我肚子疼,你去帮我取点纸过来……」我一边说一边蹲下开始解手。
  「真是的……」老四一边嘟哝着一边回去取卫生纸,显然是因为我打扰了他的早觉而显得很是不爽。
  老四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就在我怀疑他是不是把我忘记了的时候,老四拿着一卷手纸回来了,他的眼中显然已经没有了刚才打扰了他清梦的不快,反而还多了一丝丝的兴奋,他把纸递给我后转身回去了,就在老四转身的时候,我发现了他的短裤上高高的隆起了一块,显然是受到了某种刺激而勃起的鸡巴的形状。
  「老四是不是看到玲玲的阴唇了……」就在我寻思的过程中老四突然问道:
  「对了大哥,你还要蹲多久呀?」
  「不知道,肚子很是不爽,可能要多蹲一会,你有事吗?」我问道。
  「没事,看给不给你留门?」
  「不用了,你先关上吧,你要不怕麻烦的话我回去你再给我开。」「那行,大哥,你回去敲门吧,我给你开。」老四一边回答着一边走了。
  我蹲在那里,还沉浸在玲玲是否被老四全部看光的幻想和刺激当中,脑中却闪过一个念头,老四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平时我们上厕所时也不急着关门,刚才为什么急着要关门,还问我要多久回去,这小子心里肯定有鬼。想到这里我赶紧把屁股处理干净,洗了洗手然后往回走去,走到门口我并没有急着敲门,而是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屋里搞什么鬼。
  所有的寝室门上都有一个换气窗,我们寝的平时就总是半开着,我从隔壁寝门口搬来一把平时放在门口的小板凳,站在上面掂起脚往里面看。
  我看到老四在自己的床上,只是头冲着我的床的方向,老二站在老四床的梯子上,老三站在我床的梯子上一起在看玲玲的小穴,老三正轻手轻脚的拨开刚才我掀起的玲玲内裤的边缘,老二和老四则在那里专心的看着,「真美呀……」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感叹。
  看到这一幕我的鼻血差点喷到墙上,我心想:这几个小子真是大胆,他们知道兄弟间看看我无所谓,但是要被玲玲发现可就麻烦了。我赶紧下来,把小凳放回了原处,回到厕所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故意用力的走回了寝室,快到的时候我还咳嗽了一声。


  其实我是准备让玲玲来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但胖子却执意说玲玲想上厕所,并且一再问玲玲:「你是不是想小便?你是不是想小便?」而玲玲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识,只是答应着。
  就在我表示我自己可以扶着玲玲方便时,胖子却表示我自己扶不住,并坚持要和我一起扶着玲玲,玲玲迷迷糊糊的也答应了,而我看到胖子凶恶的眼神实在不敢说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