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变调的音乐课

变调的音乐课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我叫小杨,今年24岁,与阿德是运动器材的同事,而阿德所从事的是业务工作,而我则是生产线的组长,因为
与阿德年纪相近,所以自然而然在工作接?後竟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在一次谈话中得知阿德在写一篇情色小说,
於是小弟便跃跃欲试,无奈小弟不常碰电脑,所以打字很慢,而阿德便自告奋勇的说:「如果写的不错,便愿意帮
我打字并贴至情色留言版。」於是便有了这篇文章的产生。这篇文章是以小弟在五专时所发生的故事改写,而小弟
特别试着用女性的角度来写这篇文章,希望大家会喜欢。


  第一话:代课生涯


  我是黄×欣,目前从事儿童音乐班的才艺老师,我所要说的故事是发生在7 年前,我22岁时所发生的故事…


  哪一年我刚从大学的音乐系毕业,但由於是学音乐的,所以并不是很好找工作,於是大都数的时间都是跟团表
演赚取微簿的表演费,在一起偶然的机会里我国中时代的启蒙老师,因为先生中风於是不得不发弃教职,全心全力
去照顾他的先生。但由於老师在多所学校兼课,且学期已过1/3 ,因此一些较偏远的学校找不到老师代课,便情商
老师帮忙找人代课,就这样老师找上了我去一所较偏远的专科代课,由於一小时的钟点费有1200元,於是我便欣然
的答应,却万万没想到竟是一场恶梦的开始。


  我去的专科是位於中部的郊区,它把音乐课列为一门艺术选择必修的课程,而音乐教室就座落於活动中心的地
下室,在活动中心的地下室除了一间音乐教室外,另外还有一间韵律教室、器材室,及两三间社团的办公室,因此
学生除了社团活动的时间外,倒很少有人在此走动,因此很容易就会令人定下心来,所以每次上完课我便会留下来
练琴,也因为无人打扰,往往会练到晚上七点才锁上教室门回家。


  我所代的课有四个班,有二个班是商科而另外两个班则是工科,其中比较奇怪的是有一个班竟全班同时修习我
的课程,经由同事的口中才知道,因为这班的学生特别皮,因此有许多老师拒收,所以学校才将他们一起编入没人
想上的音乐课。而学校对於课程的安排上,分别将四个班的课,排在每星期三、五的下午各四节,因此一个星期下
来的钟点费倒也是有9600块,当时以我一位社会新鲜人来看,一个星期只花四个小时却能赚进9600块,倒也是个很
不错的工作。


  就这样,我展开了代课的生活,也尽力把我所学的教导给学生,希望学生能从我这里喜欢上音乐,甚至是深深
的爱上音乐。也由於当时我刚毕业,所以年纪蛮轻的且面貌皎好,因此很快就得到学生的喜欢并与学生打成一遍。
然而并不是每个学生都喜欢我的,每个星期三下午3 、4 节所教到的班,每次上课就是对我爱理不理的,因此经常
有人跷课,甚至是上课打牌、聊天、听音乐,完全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而他们就是同事口中很皮的哪个班,只是本
着孔子- 有教无类的精神,我依然是很有耐心的教导他们,只是他们实在是太过份了,於是在代课约一个月左右,
我与他们爆发一次冲突。


  第二话:冲突


  哪一天下午,我弹着萧邦的曲子,不知为何弹起来却是特别的动听,音符也特别的悦耳,此时有个学生大喊一
声:「干×娘…你这是什麽意思。」将我的思绪完完全全的打乱,於是「碰!」的一声,我将钢琴盖大力的盖上,
并大声的怒斥:「又怎麽了?」


  此时一个学生站起来说:「老师!他太没有意思了,竟然给我出千。」我看了看他们的桌上,发觉竟然有四、
五学生围在教室後面打牌,此时我的奋怒已完全的爆发,於是我大声的对他说:「哪你这又是什麽意思呢?老师在
上课你竟然完全不理会,甚至是玩起牌来,然道这就是对老师的尊重吗?而且这麽动听的曲子,你竟然完全没有一
点感受,难道你是个木头吗?」


  「黄老师,你谈的曲子太艺术了,如果是伍佰的我倒可以勉强的听一下」他嘻皮笑脸的说。


  我看到他一点悔意都没有於是便气奋的指着门外说:「如果你们不想上课的话,可以给我走,老师并没有点名
并没强迫你们上课,所以也希望你们尊重其它想上课的同学。」於是话一说完,几个打牌的学生便拿起书包扭头就
走,而这一幕着实令我有点吃惊,本以为学生会跟我道歉却万万没想到就这样走出教室,更是令我一把无名的火上
了心头,此时我看到一些学生桌上竟摆着漫画及小说,於是我更气得将?西一一没收,并说:「你们也是,若不想
上课就不用勉强留在教室,现在就给我出去。」然而没想到经我这麽一说,全部的同学竟都收拾起书包,并一一的
走出教室。


  不一会的这间教室就空无一人,我看着空荡荡的教室此时不知这麽的,这颗心就这样凉了半截,於是我整个人
扶在钢琴上,就这样的哭了起来,感叹自己如此无怨无悔的付出,却得到学生如此的回报,竟完全没有一个人留下
来,难道这班的学生真的全班都讨厌我吗?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哭得更大声,就这样不知哭了多久我才慢慢的打起精
神并收拾起被没收的?西。


  在教官室里,我将没收?西交给教官,并将刚才的事秉告给教官知道,教官看着我说:「嗯!我知道了,不过
黄老师我告诉你,对於哪一票学生,你可是要多容忍,毕竟他们哪一班可是本校机械科里是出了名的坏,而且每个
人都吊儿郎当,对成绩根本毫不在乎,所以选修的课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不收,才会全班编到你的课去,你也知道林
老师(我的启蒙老师)是个好人,所以才会将他们全部收留」


  我听到教官这昔话有点气奋於是便说:「难道学校就不管了吗?你知道刚才这样,有多过份吗?」说着,说着
我又哭出来。


  於是教官安抚着我说:「黄老师,我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不过学校有学校的立场,总不能全班都退学吧!」


  「我当然是不希望学生被退学,只是希望学校能有所表示,毕竟这些学生真的是太离谱了。」我说。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处罚他们,对黄老师有个交待。」就这样教官不断的安抚我,并将我送出教官室的
门口。


  就这样一个星期後我在公布栏上,看到这班的学生都被记了小过,这件事在我的内心有点懊悔,我没想到教官
竟处罚如此的重,於是我找上教官求情,没想到教官却说:「黄老师,他们这班学生根本就不怕记过,这件事只是
给他们一点警告而已,而且这样他们才会收敛,你不用放在心上。」於是这件事就此落幕,说也奇怪从此班上上课
的制序也真的较以往较好,只是依然有人三、四个人跷课,然而我并没有很在意他们跷课,因为我只是希望他们能
多尊重我一点而已。


  第三话:F3


  事件落幕後的一个星期五下课後,我独自一个人在音乐教室练琴,当乐曲结束时背後却传来一阵鼓掌声,我回
过头一看,不知何时背後已站了三位学生,而三个人分别留着小平头,卷发及长发,於是我站了起来并微笑的点头
问:「同学们!有事吗?」


  只见中间留卷发的哪人说:「没什麽重大的事,只是有点问题想请教黄老师。」「哦!是什麽事?」我好奇的
问。


  只见哪人道答:「我们只想问老师,我们是犯了什麽错,竟然要遭到教官的责罚?」


  由於对他们三人并没有什麽印象,於是我便进一步的问:「我这麽会知道教官为什麽要处罚你们呢?」


  只见留着小平头的哪人狠狠得捉起我的手并说:「黄老师,你少装了!若不是你,为什麽我们全班都被叫到教
官室前罚站一下午,并且都被记一支小过呢?」由於他怎麽说,整件事在我的心里有了个谱,只是奇怪的是为什麽
我都没见过他们呢?於是我便问:「同学,你们有修我的课吗?」


  「就是有修,只是我们根本就不在意这个学分,所以从来就没有上过课,所以你要当就当,何必找教官找我们
的麻烦,我们根本就没有惹到你。」留长发的哪人道。


  由於他捉我的手很痛,於是我就大声的说:「够了!你放手!我根本就不是针对你们,只是哪一天你们同学很
过份,所以我才会找教官诉苦。」


  此时他放开我的手,「啪!」的一声,打了我一拍掌并说:「是吗!可是我们几个并没有来上课,却受到无故
的牵连,请问黄老师该怎麽补偿我们。」我摸着疼痛的脸,冷冷的说:「难道你们跷课的行为就是对的吗,还敢谈
什麽补偿?」


  此时只见小平头来回的抚摸着胯下,并用色眯眯的眼神说:「就因为跷课不对,所以今天我们特地找黄老师来
补课啊。」


  此时我见他们三人的眼神狰狞已不如先前一般,於是便很本能的将一只手护在胸前并一步步的往後退,「当!」
的一声,此时另一只手已压在琴键上,後方已是无路可退。於是三人一步步的相我逼进,只见留卷发的道:「老师!
不用怕嘛!只是来点健康教育的辅导,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上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