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清纯校园故事

清纯校园故事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嗯……嗯,呼-!”

  站在公寓的入口,我不由自主地伸了个懒腰。不知道是不是昨夜的风暴将大气中的污染物全都吹散了的缘故,如洗的碧空中不见一丝云彩。没有任何遮蔽的阳光直射而下,让我担心是不是会伤到小舞那吹弹可破的冰肌雪肤。

  时刻是午后两点。

  (选来选去,却偏偏拖到了夏天里最热的时间段才出来……)

  在浓浓爱意地驱动下,舞和我在卧室里一次又一次地欢好,直至双方都感到疲劳为止。而过度运动的结果就是我们一起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到现在。

  “哇!好象今天变得更热了哎!……”

  小舞把手搭在额头,以挡住那无情日光的曝晒。不过即便如此,她却依然面带微笑地站在我的身旁,看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那么,我们去哪里好呢?”

  “在去买东西之前,先陪我一会儿吧。……步行的话,应该是大约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好的。”

  小舞柔顺地点点头。随后我们开始了步行。

  舞悄悄地朝我投来一道视线。是想要和我牵手吧,立刻就理解了她的意图,我握住了她的手。

  嘻嘻嘻嘻嘻嘻-,小舞喜笑颜开。

  其实她本不必这么客气的……,不过谨慎有礼正是舞的性格。“已经这么热了还要添麻烦”,她的诸如此类的想法其实很容易就可以明白。

  (好可爱啊,小舞……)

  我对她响应以微笑。

  即使手挽着手一起走,到达目的地结果也还是只用了十分钟。

  “那个,已经到了哎!”

  伫立在那里的是坐落于郊外的、一间小小的教会。

  “……………………?”

  纵然聪慧如舞,也无法了解我的意图,因为无论如何从哪个角度看我也不象一个天主教徒。而事实上,我是个无神论者。所以就算是舞,也有多达12个的问号在头顶附近转来转去。

  我咳嗽了一声。“啊-,那个-,嗯-,就是-,这是-,这个-”因为害羞,我又咳嗽了一声,嗯哼。

  “想和舞,一起举行结婚仪式。”

  一口气说了出来。

  “哎!”

  舞由于震惊而张口结舌,对我瞠目而视。

  “不,……不……行吗?”

  就在开始发问的我的眼前,那圆润的双瞳泛起水色的光芒……哭了出来。

  双手覆于脸上低下头,舞的肩头颤抖着。

  如珍珠般的晶莹泪滴串串落下,为沥青路面所吸收。

  出乎意料之外,让舞在路边大哭不止的我,略带慌张地抱着她进入了教会的用地。

  “对,对不起…………”

  对着慌忙道歉的我,舞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么……是可以了?”

  舞用力地点点头。

  我以手帕拭去她脸上的泪珠,推开了教会的大门。

  午后的阳光,令教堂的彩色玻璃窗发出七色光芒。

  沿着没有铺设红地毯的通路,我们来到了圣堂的中央。

  站在祭坛之前,带着严肃的表情凝视着高悬的十字架。

  这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圣域。

  只有静寂、和射入的阳光……为我和舞祝福着。

  没有天荒地老、致死不渝的誓言,只有热烈地接吻作为我们爱的证明。

  舞的泪水,沾湿了我的脸颊。

  握着她华奢柔美的手,我将口袋里的东西套上了她的手指。

  “咏……君……”

  舞轻声呼唤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左手的无名指。

  “估计是很便宜的东西吧……不过却是母亲的遗物!”

  响应着我的话语,舞终于开始放声哭泣。

  扑进我的怀中,

  “好高兴…………”

  竭尽全力地对我大声说道。

  直到舞的颤抖变得安静为止,我就那样一动不动。

  只有两个人的结婚仪式结束之时……,舞在充满光辉的微笑的环抱中,

  “我永远都是,只属于咏君的女人。”

  这样低声说道。

  “舞……………………”

  意识到我专注而深情的凝视,她显出吃了一惊的表情。

  转过脸去,有好长一段时间,她什么也没有说。

  ……………………

  在车站前的商场里结束了采购回到公寓,又是只属於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了。

  对我来说,只要能够一直坐拥小舞……待在一起就是最满足的了,可遗憾的是她现在正专心致志地於厨房中准备晚餐,而顾不到我的愿望。

  而且更加遗憾至极的是,她已经不再是那副“T恤美人”的打扮了。换过衣服,并买回了大量的杂货以及肉啦鱼啦之类做菜的原材料等等东西的舞,现在是以一副“罩衫短裙加围裙”的装扮,在厨房里奋战著。而这时我想到的是,不知是否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个独特又性感的舞了。对於自己曾提议外出这件事,真是后悔得要死。

  (唉,也还好吧,换得了她对我那样的感激…………)

  好象,小舞因为得到那个“结婚戒指”而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她总是不停地将手掌翻过来转过去,一直盯著自己无名指的白金戒指看。

  (早知道她会快乐成那样,连“订婚戒指”也给一起她的话可能会更好吧?……确实,好象是在衣柜里、或是壁橱的底层某处似的……可到底是在哪里呢?……该不至於是在大扫除的时候给扔掉了吧

  ……唔~嗯)

  既然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无计可施的我只好放弃,“扑

  ”地一声我仰头倒在了床上。那种酸酸甜甜的,属於小舞所独有的气息立刻向上升腾起来。虽然整个房间里到处都弥漫著这种来自舞的沁人心脾的芬芳,但特别是床上更是浸透了她的馥郁体香。实际上,毫不开玩笑地说,那是一种几乎能够令人感到头晕目眩的动人香气。如果拿小舞的“气味”来做出香水的话,毫无疑问应该会成为最流行商品的。“陶醉之馨香”……那香气不是淡淡的那种,却也并不会过於强烈,可是却给人以压倒性的存在感。……深邃悠长、安详平和,却又令心脏无法抑制地狂野跳动。是可以将这冲动与恬静两种完全矛盾的感觉同时唤醒的魔法的香水。

  (只要被小舞的体香所笼罩,全世界的混小子们都会热血上涌、变身为野兽吧)

  如果是被单身男人嗅到的话,他一定会在当晚一边回想著“舞之馨香”,一边自慰个十七八次吧

  ……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虽然是我这个品格德行俱缺的人,所做出的污七八糟的想象……但实际上,在舞的令人完全无法抗拒的充满魅力的气息侵袭下,我会变成这样也是很正常的。我想只要是曾经见过小舞的人,都绝对能够理解这一点。即使是有理解不了的家夥,那也一定是因为他的鼻子出了毛病。更恶毒的坏话我就不说了,但建议这种人还是早早请求耳鼻科大夫给诊治一下为好。

  沈浸在小舞的留香包围之中的我,“哎?”地因为别的气味而翕动了几下鼻子。……是肉、蔬菜、调味汁以及香料混合在一起的,令人食指大动引人食欲的味道。

  (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啊……她到底为我做了些什么呢?)

  只是这香味就已经足够完美,感觉很好吃的样子。

  (不过说起来,小舞可是干劲十足地买了好些东西呢)

  回想一下的话,除了在我的坚持之下,食物的费用是由我出的之外,其余全部的东西都是用小舞的信用卡解决的。她的那枚卡是某一流信用卡公司发行的金卡……而且不仅如此,那卡实际上是在全世界也发行数量有限的特别金卡。这卡就有如刻有三叶葵的印盒(*1)一般,在拿出来的瞬间,卖场的店员们纷纷跪伏於地。虽然小舞自己看来对此很不高兴……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因为这就好象住在城里的公主亲自出来买东西一样。

  不过,对我来说……因为只有我才知道小舞也同样拥有著许多许多“可爱又可爱的,普通的女孩”的部分……所以我想是没什么关系啦。

  “这张卡,我也是第一次用的。”

  小舞这样说道。

  估计,她也是这么考虑的吧。……“不管在其他人眼里的我是什么样子,但是我已经有了能够真正完全理解我的人了。”,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她也能够比较不太在意地使用这种信用卡了。

  (和小舞一起购物的时间,好快乐)

  因为我是那种死抱住“承诺”不放的男人,结果就所以只好拎著大包小卷,跟在她的身后转来转去……而唯一遇到了困难的地方,就是“内衣卖场”了。

  小舞在那里挑来挑去,“哪一件比较和小舞相称呢?”地向我求教,将内衣的选择权也交给了我。象什么“与小舞所相称的样子”之类的,即使是稍微想象一下,鼻血也会“扑-”地一下子喷出来吧。

  “哪、哪哪、哪一种都很好……”

  而这一回答的结局就是,小舞毫不犹豫把两者都买了下来。

  “不,不好--……全都想起来了”纯白色的和,淡蓝色的,内裤与胸罩。

  “不,不行--……开始妄想啦”

  穿著那些的,舞仅著内衣时的装束。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购物归来,换下了制服之后的小舞……现在,到底是穿著哪一套呢?

  “也……就是说-?”

  从现在开始将要和舞一起度过这漫漫长夜……我……当然会把它们再一件件脱下来。

  “嗯-,真是棒极了”

  我变身为千石先生(就是松本幸四郎*2)了。

  认真考虑一下的话,从昨晚到现在,我还没有享受过为小舞“宽衣”的乐趣呢。

  如果能将小舞穿著的衣服,刻意慢慢地慢慢地一件一件剥下来的话……因为对象是小舞,她一定会害羞地发抖吧

  我会接著努力把她的羞耻感能变多强烈就变多强烈。相信仅仅是这种羞耻的感觉就会令她的身体都酸痛不已吧。

  发出违背自身愿望的吁吁娇喘的舞的,那种根本无法形容的双眉轻蹙苦闷在心的表情和姿态……真是让人几十、几百、几千、几万遍,怎么看都不会够。

  (还没完吗还没完吗我可爱的亲爱的小舞,还没完吗)既不沈著也无风度的我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折腾个不停,就在这时,

  “嗯嗯嗯……嗯嗯嗯嗯……”

  可以听到厨房里传来的声音…………

  (就算是小舞也,会用鼻子来哼歌啊……嗯~呵呵……)

  真是好可爱啊……

  虽然我并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但即使是稍微想象一下舞兴高采烈地做菜的样子,我就有一种想要立刻抱住她的冲动。

  但还是不行吧,进入厨房的话……。说起来,当我提出“要帮忙吗?”的时候,“男人是绝对不可以进厨房的,这是樱木家世代相传的不变铁则。”,舞郑重而斩钉截铁地给予拒绝,说著“觉得嗓子干的话记得要叫我哦”这样的话,而将厨房指定为了“绝对不可侵犯区域”。虽然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在说笑呢还是真心的,但既然声称是樱木家的“铁则”,所以即便是我也不得不表示服从了。

  (从舞的那种神情看来,如果她生气的话估计也会很吓人的吧……)

  这就是进不到厨房的我的现状了,但是在意的事情无论怎样也还是在意。

  (对了。我可以装作去要果汁,稍微窥探一下好了。)

  到底为什么进自己家的厨房还不得不制定所谓的计划,这实在是毫无道理。不过……,为了看到“系著围裙的樱木舞”的样子,我决定开始行动。……可是,就在这时,

  “吱,梆--”

  “呀--”

  爆破声在房间中轰响。

  “出,出了什么事?怎么了??”

  这样想著,我奔向厨房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比我动作还快的舞更早一刻出现在走廊上,挡住了我的去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边说著,我一边朝前凑,打算强行挤过去窥视一下厨房的情况。舞伸出双手抵在我的胸前……坚决不让我看到里面的情形。

  “什么事也没有的……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什么的,舞的样子好奇怪哦。而且是明显很奇怪。

  “我好像听到了爆炸的声音啊,…………”

  “只不过是一点小事故罢了,请不必担心。”

  两手一下又一下不断地将我向后推。

  “好象你还发出了惊叫啊,…………”

  “那是你听错了!”

  遭到了舞如怒涛般的反击,我又被强制遣返回自己的房间。

  无计可施之下,只能呆然地望著迤逦而行返回厨房的舞的背影的我,但是……(明明已经觉察到了伪装之下的舞的慌张,)毫无疑问是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大失败。

  这位舞,是没有缺点、彻头彻尾、完美无瑕、无可指责的全能的“樱木舞”。不过,“呀-”的这一声……她到底正在做什么或是做过了什么,我想看到……很想看到。

  “呵呵”我笑了出来,再也无法忍耐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

  “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啊-?”

  在捧腹大笑的我的背后,本应早已返回厨房了的舞,……,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冲著腾地一声真的吃惊得跳了起来的我,舞恭敬地屈膝行礼,“什,什什,什么事?嗯?”

  轻咳了一声。

  舞带著无法掩饰的窘困的表情,“那个……,非常对不起,……我想紧急变更一下今晚的菜谱。”

  我用食指轻点著自己的额头,……似乎比想象的还要惨些啊。

  “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处理吧!”

  边极力地克制著自己的笑声,我说道。

  “但可能还需要您再等半刻(约一小时)左右,您……”

  “没有关系。”

  我朝她摆摆手。

  “实在万分抱歉……”

  舞再次恭顺地一礼之后,从我的跟前走开了。

  “噗-”地我几乎又一次笑了出来,不过看到转头回顾我的小舞带著“几乎要哭鼻子了”的表情紧盯著我,害得我急忙把到了嘴边的笑声吞了回去。直到确定她已经确实回到厨房之后,我才重新开始了爆笑。……当然,如果声音太大的话,对小舞来说就太过分了,所以我只能使劲地将头埋在被子里。

  (小舞,很意外的有搞笑的一面嘛)

  比如说,刚才的造型就很不错嘛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就摆出了超出需要以外的殷勤态度。甚至用上了“实在万分抱歉”这样的字句……真是好可爱啊。

  “真是个好女孩啊……”

  然而当发作结束静下来之后,我却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动。

  “不过是做一顿晚饭而已,她却是如此的认真,”仅仅是为了我,为了将“喜欢”这个词用尽自己的力量表现出来。

  “好的!”我会褒扬舞所做的晚餐,轻抚著舞的长发,称赞它们“很好吃。”

  因为小舞是这世上最好的新娘,我定要珍重而又珍重地对待她。

  ……一个小时后。

  端上饭桌的,是“咖喱饭”。

  原先预定的菜品到底是什么,相信事到如今将永成谜团,不过……咖喱饭也非常好。是最棒的,我爱吃的东西。说起来,讨厌咖喱饭而吃不下去的人,我到现在为止还从没有见过。日本人甚至连面条和点心都要搞出“咖喱味”的……

  在我的孩提时代,黄昏时结束嬉戏踏上归程的我,每当闻到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咖喱的味道时,……我都会觉得羡慕不已。因为,……我已经没有双亲了。

  “我开动了”我直截了当地先盛了一大匙,倒入口中慢慢咀嚼……同时,小舞以显而易见的不安表情凝望著我。

  “嗯,嗯嗯,嗯好吃”

  随著我的称赞,舞也松了一口气开始进食。

  顺便说一句,我确实不是有意客气,真的很好吃。舞做的咖喱,是最最普通的家庭“咖喱”。金黄色的粘稠的咖喱汁,与其说是咖喱饭,不如说是饭咖喱。……其中加入了洋葱、胡萝卜、土豆和肉。是极其正统的做法。

  但是并非如此简单。那是一个女孩用心做出的咖喱。我自己其实也做过的,但却做不出这种味道。虽然使用的是完全相同的原料。

  这是为什么,明白吗?

  是的。是因为女孩子在其中加入了作为必杀技的“隐藏调味”。比如说,经常有人说,在其中加入一块巧克力会比较好(真的比较好吃)。女孩子们都在这上面下了一定的工夫。所以,基本上都有很不错的味道。

  小舞也是一样。似乎也对自己的独创性相当在意的。“舞咖喱”是比中等辣度稍稍辣一点点的,充分运用了香料的味道,并使配料的精华浑然一体的……究级美味。

  (认真考虑一下的话,好像家里没有中等辣度的咖喱原汁的……不可思议?)

  虽然我很想知道她到底使用了什么技巧,但现在却不是时候。在享用美食的时候,喋喋不休的对话是完全多余的。

  在舞还没吃到一半的时候,“再来一盘!”我要求道。

  这时的女孩,露出了喜悦的笑颜。

  饭后……在舞洗刷餐具的过程中,我自甘堕落地倒在了床上。无论是如何美味的东西,连续吃了三盘的我都过於愚蠢了。电饭锅中已是空空如也,我好象连明天的早饭也一起吃掉了。对不起啦,小舞。……不过,看起来小舞的心情却是特别的好。

  “撑死我了!”

  洗完了餐具回到屋中的小舞,“哧哧”地笑著。

  “是有点吃的太多了啊……”

  冲著正浅尝轻啜舞的煎茶的我,“那么,稍微散步一下好吗?”

  小舞做出了提议。

  散步吗……对於饭后消食来说也不错吧。

  “唔,好的。走吧。”

  我们步出了公寓。

  今宵满月。

  皎洁的月光铺洒在街道之上,清晰地投射出我们的身影。

  这是个静寂的夜晚。

  除了依偎携行的我和小舞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

  宛如这世界是仅仅为我们两个人而存在的。……

  无语中,我们相伴而行。

  时间与空间,身外的一切仿佛都已经消失不在。

  而这不可思议的感觉,更让人觉得短暂的时间分外值得珍惜。

  虽说最初是只打算出来一小会儿的,但在这温馨的气氛中,我们却一直徘徊了下去。

  当我恢复意识,……不知何时,我们已经站在了先负学园之前。

  (这就是……让小舞和我相识的学校……?

  这里,积淀著我们许多的回忆。

  小舞也一定,在考虑著同样的事情吧。

  她的眼神悠远而深邃,显出缅怀的表情。

  停滞了的时间的车轮,不知不觉中又开始了转动。

  “喂,去游泳如何啊,……反正谁也不在的。”

  略带著恶作剧的神情,小舞望向我。

  游泳吗……在泳池里……。确实现在并没有其他人,防盗系统也只是安装在校舍内的。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我至少有两次左右曾经和木村等损友召开“深夜游泳大会”的光荣历史。

  “好啊,游泳不是吗……啊,但是泳衣……”

  话刚出口,我就噤声不提了。

  因为小舞正用她那神秘的……仿佛要将我吞噬的黑色眼眸,深深地凝视著我。

  脱掉了所有衣服之后,我投入水中。

  从昏暗的水面上仰起脸来,身后的小舞也接著站到了跳台之上。

  稍显苍白的月光照射著动人的女体……

  那一瞬间,我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就在那里,站立著女神。

  柔顺而光洁的长发缓缓地随风飘动。

  娇柔的肢体,毫不吝惜地展现在我眼前。

  在眩目的月色的映照之中,女神对我发出了微笑。

  向著天空,飞翔。

  真不愧是游泳部的选手,舞以完美的姿态无声无息地没入水中。

  游到我身边之后,

  “好冷-”

  蜷了一下身子。

  在她的话音的帮助下终於回过神来的我,“果然,晚上还是比较冷的啊”

  将小舞搂入怀中,让两个人的肌肤紧贴,彼此分享著对方的体温。

  “咏君的怀里-,好温暖啊”

  害羞地发出淡淡的微笑,舞找寻著我的唇。

  一边温柔地接吻,我一边伸出手抚向舞的乳房,可是……

  “不~行……”

  舞巧妙地闪开身体,躲过了我的魔手。

  “来抓我啊”

  以略带著挑逗的眼神瞟向我,舞开始游了起来。

  一个劲地,我追逐著舞。

  舞仿佛人鱼般的以优美的姿态在池子里穿来穿去,捉弄著我。有好几次我都将她逼到了角落里,但她却总是轻巧地从我身旁闪过,又一次逃开了。

  “如果不能在这里捉住舞的话…………”

  这个女孩就会回到那深而又深的海底,而永远都不再回到我的身边。

  那是种完全没有根据的苦闷,或者说是绝望也不过分。

  被恐惧和焦躁感所支配,我犹如发狂般的用尽全身的力量击水、淘水,追逐著舞的身影。

  徐徐地迫近舞,终於追上了她……,

  我抓住了舞的足踝,下狠心使劲将她拖入水中……,

  两个人的身体在水中翻滚重叠,缠绕在一起。

  为了换气而从水里抬起头,我们大口地喘息著。小舞也并没有被呛到,如果真要问原因的话,只能是说她一直在等待著被我抓到的这一刻吧。

  尽管如此,她仍然不停反抗著努力要从我的手中挣脱。出现这种情况,我当然应该让小舞明白,只要遭我俘获,就绝不可能第二次逃脱。我缓慢但却坚决地,将她拉向自己的怀中。

  以仿佛要将那纤细柔软的上半身挤碎般的力量,紧紧抱住她,我占据了小舞的红唇。吸入她的丁香小舌,两个人彼此痴缠。

  肺中的空气即将用光,因喘不过气来而有些难受的小舞,手忙脚乱地挣扎著。但是我却不放过她。即使仅仅是一瞬间,作为惩罚,我也要她体验一下比死亡更痛苦的绝望的感觉。我继续吸吮著。一直罚她到窒息前的一霎那,我才终於放开了她。

  将新鲜的空气送入肺中,结束了换气之后,接下来贪尝接吻的,是小舞。尽力地将舌头在我口中翻腾搅动。

  小舞好可爱……可爱得,我已经无法克制。

  她并不是故意使坏来刁难我,这一点就算我也能够理解。

  “请俘虏我吧”

  “永远地,不再分开”

  “爱我”

  正是这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舞的渴望传递到了我心里。……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激烈的方式来作为回应。

  “舞…………”

  听到我的呼唤,舞轻轻地点了点头,双手绕到我的颈后搂住我。

  捧起她的大腿紧紧抱住她,就那么站立在池子当中,……我一口气贯穿了舞的花瓣。

  “啊--”

  一击之下就升到顶点的舞,全身的力量都被抽走了,交缠在我颈后的十指轻轻松开。在她倒下的上半身沈入水中之前,我用双手抱住了她的腰部。

  纤长优美的双腿缠绕在我的腰间,一边得到著我的支撑……舞一边放松上半身漂浮在水面上。

  白皙的双乳如同孪生的小岛浮出水面,与我的动作应和著颤巍巍地摇动著。

  如镜的水面上倒映著月影,舞的长发……女孩子的生命在其中漂荡。

  为静寂所包围的深夜泳池中,轻微的水声和少女的啼泣在回响著。

  点点涟漪……缓缓地散开成一道又一道波纹。

  ……………………

  *1、三叶葵,日本江户幕府的将军德川家的家纹,只有将军直系才有权使用该家纹,是权力与地位的象征。

  *2、松本幸四郎,日本梨园艺人。实为歌舞伎的一个流派,目前的松本幸四郎为第九代,也是女演员松隆子的父亲。

  千石先生,著名的时代剧人物之一,以取得一千石的封地为目标,可每次都是功败垂成,(有时是发现被坏人利用而自己放弃的,)总是喜欢穿得脏兮兮的(也有说他穿的衣服从来没洗过)。松本幸四郎曾演绎过这个角色。至於在本文中是什么意思,就恕在下孤陋寡闻了。(该不会是讽刺松本幸四郎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