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长醉不醒之春梦

长醉不醒之春梦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幺妈,了不得了,你家狗娃和隔壁村的王家几个小孩打起来了!」「要得,快带我马上去。」
  随着一声吆喝和回应,一个打扮普通的农村妇女印入眼帘,并不漂亮,却也不丑,因为劳动的缘故看起来皮肤更不像城里的千金大小姐那样白白嫩嫩,才30出头却看起来接近40岁。
  典型的农村妇女放下手中的锄具赶紧跟着带路的人赶到事发地。等她到达现场,战斗已经落下帷幕,只见地上一个赤膊少年骂骂咧咧的想挣扎着坐起来,旁边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正在一边哭一边帮他擦身上的泥土。丝毫不顾及弄脏了自己的碎花裙。
  小姑娘看起来13岁左右的年纪,正在是花样年华。家里父亲常年在外,大哥事事关心自己和妈妈,基本上重活粗活都由哥哥一力承担,所以她的手并不是长期劳动的农村人该有的茧巴手,反倒是像个城里娇贵的大小姐那样嫩滑,而且让人恨不得咬一口的感觉,此时光是看那双不停的在狗娃身上打理着脏东西的娇嫩小手,旁边的小军已经大吞口水,真恨不得躺在地上受伤的人是自己,带着羡慕嫉妒表情的小军此时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拉着小兰白净的小手好好的摸一摸,旁边搬救兵的人是狗娃的亲戚,农村什么的亲戚多,也就不具体介绍是什么亲戚了。一般狗娃称呼他为小军。是属于跟狗娃长期混在一起偷鸡打架的伙伴。
  躺在地上的少年接近1米8的个子,魁梧的身躯,刚毅的脸庞,若非刚才骂骂咧咧小孩打架后习惯的粗口还有还没完全腿去的稚气。粗一看还以为已经成年,但是事实上农村孩子早熟,小名狗娃的他今年才15岁,正在细心照料他的是他的妹妹,比他小两岁,跟他一天到晚惹事到处捣蛋让母亲操心不同,妹妹张小兰除了跟着狗娃有时候当跟屁虫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刻苦学习。
  好吧……农村人文化不多,所以基本名字女的很多玉兰啊,红梅啊,事实上狗娃他妈。就叫红梅……跳过此节,单说红梅看到狗娃打架受伤的情景,不由分说就要拿起旁边树上折下来的树条抽他,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跟人打架,你爸不在家里,你一天到晚应该好好读书,不要整天打架混日子!」其实红梅并不是软弱,她只是不想去理,当然也是怕自己的孩子吃亏 ,农村是典型的人多有力量。王家家里5个孩子起冲突肯定占便宜
  旁边的小兰急着帮哥哥辩解:「妈,不是的,是因为王倩先欺负我,哥哥才出头跟他们家打起来的。」王倩是王家老4,上面有2个哥哥一个大姐,老仗着家里人多飞扬跋扈,经常欺负狗娃的妹妹,原因自然是因为小兰成绩班级最好,而王倩却经常被批评,家长互相攀比子女成绩实属正常,所以王倩就很讨厌这个被母亲一天到晚挂在嘴边的同学。而狗娃也跟王家小子有其他过节,所以三天两头的打架是再所难免。旁边的张小军也赶紧帮腔:「是啊,幺妈你不知道他们多可恶,刚才不但打了狗哥,还说你……」狗娃急忙腾的站起来,打断了小军要说的话,一把拉开小军:「妈,我没事,别听他瞎说,走。我们回家作饭。我都饿了。」红梅也没多说什么,就拉着2个孩子回家了。
  刚一到家,妹妹还在庆幸哥哥这次好象没惹妈妈生气,就听见妈妈一声怒斥,跪下!
  张狗娃不情不愿的跪在石板地上,只见红梅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到底要说多少次!不要整天打架惹事生飞!」
  红梅本来以为儿子会辩解几句,像以往一样自己最多雷声大雨点小,象征性的打几下然后教育了事,
  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的,或许是因为上午碰到老师听到反映狗娃在学校跟女同学关系过近,或许是因为狗娃他爹托人带信今年又不会回家,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红梅今天心情异常烦躁,再一看不争气的儿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
  本来是象征性的荆条却成了施暴的工具,荆条重重的抽在狗娃身上,一边打红梅一边数落儿子种种的不是,仿佛要把积攒好久的气一起发泄出来,相比于狗娃的苦苦忍受咬牙坚持,小兰在旁边大声哭喊,她已经被这一幕吓呆了,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虽然有点严厉但是从来不舍得重打他们的妈妈今天这样生气。难道只是因为哥哥打架吗?平时不也经常打架吗?
  「妈,别打了,哥哥是为了我才跟他们起冲突的!妈,哥他以后不敢了,您别打了……哥,你快跟妈认错啊。」小兰大哭着拉扯,一边喊妈妈别再打了,一边希望哥哥低头认错先暂时躲避。


  狗娃的沉默让红梅更加的愤怒,直到打了1个多小时邻居出面拉住才终止这场改变他们关系的体罚。
  一切偃旗息鼓,已经是晚上时分,受伤的狗娃闷声不吭的走进房间睡觉,他们家以前是狗娃和小兰睡一张床,后来到了小兰10岁就分开睡觉了,事实上小兰很喜欢以前跟哥哥睡觉的感觉,她还喜欢哥哥在被窝里给她讲的故事还有弄她敏感的痒痒让她笑。
  小兰仔细观察着妈妈,她单纯的想等妈妈睡觉过后去安慰一下哥哥,她看到妈妈好象睡着了,于是就像一个偷鸡的黄鼠狼偷偷摸摸潜进哥哥的房间。
  「谁。!」黑暗中传来一声冷哼,事实上狗娃因为农村干活的缘故,而且打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自从接过父亲担子抗起这个家的一切重活后,他的力气和身体发育的很快,一点不比一般的成年人差,尽管母亲也是气昏头了用了一些力气,但是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这次一向疼爱自己的妈妈居然如此对待自己让自己有点伤心,「不就是打架么,哼,这也值得妈妈这么生气,王倩,你给我记着,我会报复的」狗娃在心里暗暗发誓
  正在睡不着的空挡,这时候听到声响当然第一反映以为是小偷,家里爸爸不在,就自己一个大男人,肯定得肩负起守护自己妹妹和妈妈的责任。
  「哥,是我。别把妈吵醒了」听到妹妹的声音,狗娃安心不少,但妹妹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你不睡觉跑来干麻,明天不读书撒?」狗娃的疑惑是有理由的,自从上次看妹妹的身体被妈发现责骂了一顿后,两兄妹已经很久没在一起睡觉或做其他事了。其实红梅不知道的是,狗娃对女人身体产生兴趣的原因竟然是她不小心引发的。
  「我好心好意来安慰你,你居然还说我。哼。」小兰说完越想越有点委屈,竟然有点流泪的预兆。狗娃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妹妹流眼泪。赶紧又是认错又是好话,终于哄得妹妹重新露出笑颜。
  几句话的功夫,天气其实并不热,只穿了睡衣的小兰已感到凉意,赶紧调皮的钻进哥哥的被窝,事实上她并没感觉到什么不同,自己反正从小跟哥哥一起睡,但是狗娃就不一样了。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以前也有过幻想班里的班花和老师的经历。青春年少最是懵懂摸索阶段,这一下就起了生理反映……「哥哥,你还在被窝里藏了荆条啊,把我腿都硌疼了。快点拿开。」狗娃尴尬不已,要是拿开我不成那个什么书里写的太监了?这怎么行……于是换了个方向,岂知妹妹又不满意了。「哥,你是不是生气了。怎么不对着我。」「嗯,那你离我远一点。」但是床本身就不大,而小兰也想像以前那样抱着哥哥睡觉,并没有答应,反而更靠近了一些。
  狗娃此时欲火焚身,但却苦于并没经验,也不懂如何是好,只是在苦苦忍耐几次细微的摩擦更让自己既舒服又鳖的难受,小兰青春气息不住刺激着狗娃原始的本能,就在狗娃想跟妹妹说自己难受想让她去母亲房间睡觉的时候,一个意外却又理所当然的声音传来:「狗娃,睡了没,你妹妹呢。」却道是红梅其实也辗转难眠,想起自己对儿子下的重手,先前碍于面子故意冷落儿子,后来看小兰要去安慰哥哥也故意装睡,为人母者真是不容易。但半天没有动静传来,随不再顾着装睡赶紧说话问明情况,但是直接开口又有点尴尬,干脆就假装自己睡醒了看到小兰不在床上于是问一句。所以才了前面的问话。
  就在狗娃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红梅又开口了:「你妹妹在你那边吧,你也没睡吧,我过来找你聊聊,」